|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无锡企业网 » 资讯 » 知识园地 » 梁信军离开复星:兄弟情绝或是战略调整的牺牲品?

梁信军离开复星:兄弟情绝或是战略调整的牺牲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3-29  来源:无锡企业网  浏览次数:14

  3月28日23时许,一封来自复星集团副董事长、CEO梁信军的告别信刷爆众多财经人士的朋友圈。

  梁信军在这封“致复星同学们的一封信”中表示,“尽管万分不舍,身体原因,在这里要跟你们暂时说声再见了。从今天起,我将辞任在复星管理层和董事会的工作。”梁信军表示这一决定是出于“身体原因”。

  与此同时,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也发布了“致复星同学们的一封信”,对上述消息予以证实,而且情真意切地叙述了他和梁信军的情谊。

  值得一提的是,同时辞职的还有公司高级副总裁丁国其。理由为“投入更多时间于家庭”,自 2017年3月28日起生效。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49岁的梁信军出生于浙江台州。1987年9月至1991年7月在复旦大学就读遗传工程系;1992年与郭广昌等同学一起创建上海广信科技发展公司(复星前身),是复星集团的创始人之一。梁信军还担任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上海台州商会会长及上海复旦大学校友会执行会长。离职前,梁信军担任复星国际总裁一职,主要负责重大项目投资、信息产业和媒体投资。

  表面上看,一切都合情合理,梁的辞职和郭广昌适时的表态不仅表现出,作为复星集团领导人的胸怀和态度而且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但梁信军真的只因为身体原因裸辞吗?

  身体原因?

  对于梁信军以身体原因为由辞职,郭广昌在信中是这样表述:一个多月前,梁信军第一次向他提出,因为身体原因想暂时休息一段时间,自己对此“非常震惊”,而在“信军又再仔细地考虑和坚持”之下,“才有了今天我们共同的决定”。

  郭广昌“还记得刚和信军一起创业的时候,他真的挺瘦;但后来,因为工作压力,我看着他慢慢变胖;再后来,信军和柳传志打赌,又痩了下来。这一路风风雨雨、胖胖瘦瘦,二十五年走下来,一路兄弟情谊,沉甸甸的。”

的确,在一个地方工作25年,如果只是因为身体原因就裸辞,似乎有些牵强。

  可以佐证的是,2015年郭广昌由于某种原因配合司法机关调查。当时,外界对复星集团的命运表示担忧。“复星在公司结构上一直良好,管理团队既有创始人也有经营投资家,决策团队和高管团队分工明确,有20年的磨合。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请假而受到干扰,我2011年、2012年也有个把月的休假,没有对复星造成任何影响。”

  换句话说,如果49岁的梁信军因身体原因,完全可以请上一个月或更长时间的假期,又何必果断辞职?

  功高盖主?

  如果排除身体原因,惯性思维是梁和郭产生了不可调和的内部矛盾。

  这一点似乎不太可能。据梁信军表示,在复星团队管理的风格就是合作,连复星成立之初管理团队的股份讨论,也就只用了20秒的商议时间。而且复星公司是一个有三个层级的组织,第一层级是创始人团队,一起合作了21年;第二层级是执行董事团队,一起合作了17年;第三层级是产业团队,一起合作了10到14年。

  再以2015年复星集团最飘摇的时期为例。当时,在郭广昌接受调查外界纷纷猜测之际,是梁信军挺身而出首先表示,“管理层的个人所有资产都在复星,我在这里表态我不会抛售复星股票。”并代替郭广昌出席复星内部既定的投资峰会。以往每年在这个内部峰会上,郭广昌作为董事长都会有专门的演讲时间。

  复星集团内部一位不愿具名人士透露,梁信军的离职并非因为功高盖主。

  或许有人会认为是不是郭广昌对梁的要求过于苛刻。因为郭广昌在公开信中表示,在公司,他对别人还算比较客气;但对信军,这二十几年他一直没有客气过,该说就说、该批评就批评。

  郭广昌说:“当时我觉得肯定我是对的;但其实也未必尽然。这样的二把手,信军得需多少的容忍、多大的艰难调整,才能接受和面对当着大家的这种批评,换成我一定没有他这样的隐忍。实在太多的抱歉,太不容易了。”

  但这些讯息恰恰证明了,梁信军深知自己在复星集团的位置,他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至于郭广昌这样的说法,也可以理解为他在捧梁。况且,如果郭和梁之间有矛盾,梁也不至于在隐忍25年后安静地走开,他完全可以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据复星集团内部人士表示,梁信军的离职实际在春节前就已经定了。去年复星集团内部开年会时,梁信军就已经没有参加。

  为新人让路?

  值得一提的是,梁信军在告别信中提到这么一句话,“我感谢你们在复星爬坡深展需要出力的时刻,允许我离队休养。”

  也就是说,复星集团正在进行新一轮战略调整,而梁信军或许不能适应这轮调整复星被迫做出的选择。

  关于这点,梁信军也在告别信中谈及:“我更欣慰地看到全球合伙人队伍的持续壮大:以启宇、晓亮为代表的一起摸爬滚打长大的本土小伙伴们,以及以JorGE、Henri和Franz等为代表的海外伙伴、二十多位全球合伙人已成为支撑复星未来跨代、全球成长的脊梁。”

  对此,郭广昌表示,更大范围的“合伙人”制度也正在复星和旗下企业的各个层级推广、完善。未来,他将给予大家更多的空间,充分信任复星高级管理层、全球合伙人,让大家承担更大的责任、发挥更多的作用。

  从近期复星的人事更迭上也可见一斑。在复星集团新启用公司执行董事汪群斌调任首席执行官并委任为薪酬委员会委员;执行董事陈启宇、徐晓亮任联席总裁,康岚、龚平和王灿则增补为复星的新任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

  郭广昌说:“他们更加年轻;已经在复星工作了一段时间,能够快速理解和践行复星的战略;从某一块具体的业务起步,都在各自领域取得了优秀的成绩。”

  而且从一个好的董事会组成而言,康岚拥有人力资源背景,王灿则有财务背景,龚平也在全球战略思路上有独到之处。“因为他们的加入,我相信将会有效提升复星董事会的全球化和年轻化水平,以及知识结构的合理性。”郭表示。

  据悉,复星集团还新增了李海峰、潘东辉、钱建农、秦学棠、唐斌、张厚林等5位高级副总裁,以及辜校旭、李涛和姚文平这3位副总裁;他们还拥有包括Jorge、Henri和Franz三位外籍合伙人在内的一批优秀的全球合伙人。

  战略进退?

  由于集团高层人事突然变动,也让外界对复星集团的未来和团队表示了担忧。因此,第二天即3月29日上午召开的复星集团子公司复星国际业绩发布会备受外界关注。

  所幸复星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去年,复星国际全年利润首次突破百亿元达到102.7亿元,同比增加27.7%。截至去年12月31日,复星集团总资产达到4867.8亿元,同比增长19.5%。其中,“健康、快乐和富足”总资产较2015年上升28.8%,已超复星集团总资产的80.0%,并成为复星最重要的利润来源,贡献逾76.0%。

  同时,郭广昌表示,复星合伙人是企业使命和战略的实践者。他希望合伙人不仅能独当一面,还具有整合集团内外资源,拓展复星生态系统的能力。不过他也强调,复星合伙人并非终身制,每年会有新增和退出。

  在海外市场,复星集团是少数几家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企业。据国际金融数据提供商Dealogic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09年复星开始国际化战略以来,复星在2010年完成首笔交易后,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完成了2起海外收购,随后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完成了14起和17起海外并购案,据不完全统计,总支出高达100多亿美元。但从2016年到现在,复星的海外并购步伐明显放缓。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复星只披露了5起海外并购案。

  而郭广昌也在3月29日的复星国际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复星的最大机会是在国内,会加大国内投资。同时会积极鼓励集团已投资的海外企业回到国内进行投资。

  2016年6月底,他曾表示,集团在未来两年将专注于消化已收购的资产。当所有人激动时,他们会变得更加谨慎。

  事实上,2016年上半年复星就终止了两项海外收购计划。一项是复星计划以4.61亿美元从德雷克集团有限公司处收购以色列保险商Phoenix HoldinGS 52%股权,另一项是复星计划收购比利时商业银行BHF KB。2017年1月,复星系新三板企业复娱文化公告称,业终止了原计划投资并购海外体育资产的重大重组事项。

  梁言军也表示,复星从之前投资公司向资产管理公司战略调整。那么,他的离职会不会就是战略调整的牺牲品呢?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