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无锡企业网 » 资讯 » 行业综述 » 鲲鹏“黔”来,大资料之城的新名片

鲲鹏“黔”来,大资料之城的新名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2-24  来源:无锡企业网  浏览次数:2

贵州,地处西南内陆,地理位置不沿江、不沿海、不沿边,产业结构以传统产业为支撑,却蔚然兴起大资料产业,成为西部地区产业转型、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一个样板。

贵州大资料产业,从一张白纸到全国多个大资料之首:成立全国首个国家大资料综合试验区;出台全国首个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和意见;设立全球首个大资料交易所;挂牌执行中国首个国家大资料工程实验室,等等等等。

贵州大资料产业如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这对当地经济发展,甚至对整个西部地区的经济转型,都有重大意义。

贵州大资料产业的基石与瓶颈

不同于其他IT产业聚集地大多位于北京、深圳、杭州等经济发达的东部大城市,贵州地区地处西南内陆,地形多山、交通不便,却赫然发展起大规模的大资料产业。

贵州之所以有此成就,源于准确捕捉了时代风口和政策机遇。移动网际网路的普及,AI、5G、云端计算等技术的发展,推动资料爆发式增长,无论是消费端还是产业端,资料储存和处理的需求均一路飙升。自4G时代之初的2013年,贵州就布局大资料产业,占据了风口先机,此后还屡屡获得国家政策的助翼。

贵州大资料产业的崛起过程中,其本身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至关重要。大资料产业重资产、占地多、耗电大,需要尽可能低成本建设。贵州多山,一众机房可以于山洞中建设,不仅有冬暖夏凉的优势,地价也较东部发达地区低廉很多;在西电东送的格局之下,西部地区的电力成本也明显更低。与此同时,贵州率先设立全球首个大资料交易所——贵阳大资料交易所,推动了资料所有权的流通,进一步刺激了大资料产业的活力。

凡此种种,刺激了贵州大资料产业的腾飞。不过相比于北京、深圳、杭州等地,贵州大资料产业也有明显的限制,其服务的客户大多聚集于东部发达地区,当地产业生态能给予的支援不足,留住人才的难度也较大。大资料产业是一个引擎,但大资料产业不能孤立发展,其他产业需进行相应升级,当地的数字经济才能形成良性回圈的生态。

基于此,其解决路径之一便是,引入能带动产业生态的企业。近期,贵州云上鲲鹏科技有限公司以及贵州省鲲鹏生态创新中心成立。此前的案例显示,鲲鹏计算产业除了自身的人才和技术资源,还能以其品牌号召力和产业链优势地位,吸引大量的初创产业和合作伙伴跟随入驻。

鲲鹏翼展,不只是大资料

当前,中国正处于数字化转型的关键阶段。近年来,贵州省以“万企融合”为统领,攻坚“数字经济”高地,同时大力改造传统经济。

鲲鹏计算产业作为底层计算平台,能支援大量的软硬体平台或产品,同时,目前已经有1000多家合作伙伴、超过3000个解决方案获得鲲鹏认证。在硬体开放方面,鲲鹏计算产业已经与多家整机厂商达成合作,推出自有品牌的伺服器;在软体开源方面,鲲鹏计算产业先后开源了openEuler作业系统、openGauss资料库、资料虚拟化引擎等产品,麒麟软体、普华基础软体、统信软体、中科院软体所等6家作业系统软体提供商发行了基于openEuler的商用版本作业系统。

随着鲲鹏计算产业的到来,目前已有多家企业相继落户贵州,包含提供电子政务方案的贵州恵智、提供云端计算方案的海誉科技、提供资料库产品的易鲸捷等多家高新技术企业。可以看到,鲲鹏计算产业不只是一家企业的入驻,而是拥有带动产业的能量,以鲲鹏处理器为核心源源不断地滚动生态雪球。

在鲲鹏计算产业自身联动的生态外,此类高新产业还有着不可忽视的赋能价值。

对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电信等方面的建设,鲲鹏计算产业能给予强大的底层支撑,而这些方面的改善将是贵州数字经济突破瓶颈的关键。据了解,鲲鹏计算产业优先聚焦政务、电信、金融、电力等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点行业关键场景。

当前,数字经济的发展是大势所趋,除大资料产业外,政务、电信、金融、电力等多方面基础设施的提升,也是加快数字经济脚步的重要因素。当前,国内有新基建的政策号召,加快鲲鹏计算产业等高新产业的引入,能充分享受政策红利。

从全球背景来看,随着中国东部地区人力成本不断攀升,跨国企业的制造业基地,倾向于迁移到中国西部地区或东南亚地区。在与东南亚地区的竞争中,中国西部地区的最大优势,除了国内环境稳定之外,便在于强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从而大幅降低零件原材料、能源多方面获取成本。

2019年,贵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6453公里,在全国位居第七位,超过江苏。这是传统基建的提速,而鲲鹏计算产业等高新产业的不断引进,则是新基建的加码。无论是高速公路的建设还是高新产业的引进,都能降低制造业的相关成本,从而提升中国西部地区在全球制造业格局中的竞争力。

除了基建层面的长远意义,鲲鹏计算产业还能深入到传统产业的各个链条给予支援。

鲲鹏计算产业可以与贵州既有的重点招商专案,形成合力,彼此促进。可以看到,近年来贵阳招商引资的重点专案聚焦中高阶制造,成功引进贵阳白云海盈新能源智慧化基地、贵阳高新区恒大新能源汽车贵阳基地、贵阳高新区比亚迪智慧制造产业园、宝能新能源汽车系列等重点专案,这些专案都需要大量的算力、装置、软体服务支援。

除了这些起点高的中高阶制造专案之外,贵州还有大量的传统企业需要升级。 “智慧化改造、数字化转型对于一些传统企业,以前只是可早可晚甚至可有可无的'备选项',现在成了必须要做、早做早受益的'必选项'。”贵州省大资料产业相关人士曾表示。

以医药行业为例,药品价格政策改革加剧了医药市场竞争,药品中标价逐渐走低,众多药企利润率大幅下挫,除了补足研发能力外,降本增效也势在必行。

鲲鹏计算产业的到来,不仅可以给予算力和技术支援,还能以前瞻性的行业洞察为客户提供建议指导。鲲鹏计算产业携大资料、人工智慧、物联网等前沿技术,可以帮助传统药企在生产、维护、仓储物流、材料供给等各个环节全面升级。

值得一提的是,鲲鹏计算产业的人才吸引力巨大,可解决当地技术人才的就业问题,同时也能帮助贵州培养更多的IT人才。与此同时,这些人才的流动,未来也可能围绕大资料产业进行创业,从而进一步扩大当地的数字经济生态。

长远来看,贵州大资料产业,受益于时代风口和政策机遇,如能在基础设施、人才引进、产业生态等方面持续改善,将形成飞轮效应持续进化。对于这种局面的改观,鲲鹏计算产业的入驻有鲜明的标杆意义,有望成为当地大资料产业的一个标签,提升其品牌影响力,从而吸引更多的人才、技术、资本的流入。在大资料产业之外,鲲鹏计算产业也能与当地其他高新产业形成联动,彼此推升,同时赋能以制造业为代表的传统产业,加快其改造升级的步伐,助力贵州省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